沉迷洗碗,热衷记梦
陈腐文字,渐忘初心

濯皿人

© 濯皿人 | Powered by LOFTER

12.11

脚伤,痛难忍,以骨折,就医。骨折未遂,乃挫伤,大喜,遂眠。

脚折的感觉,我估摸着又是噩梦不断的一夜了。准备早上起来去医院吧。。。

2018一年
过得像梦一样
年初胆结石住院做手术
哦,还有肝硬化晚期
从确诊开始,生命于我
已然是『不死血赚,死了不亏』
对生活的态度从
『现世皆梦,夜梦唯真』
转变到
『今朝有酒,多喝一天是一天』

开始热衷于记录下瞎想的语言
记录下幻想的画面
记录下生病发烧时做的噩梦
醒来记下来,发现梦里的恐惧
居然如此滑稽

仍然还在熬夜
反正身体亦是身外之物
熬夜之后的幻觉倒也值得记录
平静日子里喜欢睡到自然醒
一些有趣的梦境也笔下生花

2018年,一个字总结
我以为,是
『梦』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每次读到这句话,总是想方设法试图让自己站在诸葛丞相的案台前。那到底还有没有“侍卫之臣”是否还在“不懈于内”呢?那些“忠志之士”是否还能“忘身于外”?毕竟世殊时异,丞相的案台怎么样也不可能和我杂乱的书桌全等重合。只有在萧瑟秋风里提醒自己,原文里的“秋”字不是“秋天”的意思。

又是梦

感冒头痛的时候做梦,梦见吵吵嚷嚷灯火通明的寝室,六个人的寝室里,除了我,人手一只炸鸡。但是感冒是不能吃油炸食品的,我向下铺需求了一点脆皮。金黄的皮,外焦里嫩,酥脆鲜香,还滴着鸡汁。我吃下了它,嗓子剧烈的疼,在饥饿与黑暗的寝室中醒来。冰冷的夜里,饮水机断了电。

今天,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每个人的室友都会亲切地在离去的时候关上冬天里的门,大家都可以为别人着想,因为我们从小就是这么被教育的。

我梦想有一天,我辛苦写出来代表部门参赛的文章不会被冠上一堆不认识的学姐学长的名字,因为大家都有明确的版权意识,都知道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我梦想有一天,孩子们不会为学习成绩差所烦恼,因为做一个技术...

但是我不但要说。

我还要。

分行。

并且。

都带上。

句号。

哼。

也是做梦,但做的是个噩梦。又梦见现实里和蔼可亲的师姐和师兄们,都是浑身淋漓的红,各执着刀追着我,骂骂咧咧的。我寻思着,习惯于笑脸迎人者,大概是可悲的吧。当想咒天骂地的时候,恶毒的言语一经出口,便化作玩笑话散在不洁的风中。朋友们啊,我是个凡人。早上醒来,腰部之右后和胸部之左前,还在隐隐的牵涉痛。

真想活在梦里

不用考虑下一顿吃什么

也不用考虑什么时候醒来

石室生辰又赋

星辰之翩翩,落乎云翳端,山河之巍巍,屹乎阡陌间。庠序之教,灵韵万邦,雨露之泽,润被千年。世新事异,犹记青墙红瓦;斗转星移,貌乎雕栏玉砌。银河灿烂,而不知其始末;石室扬名,且又论其青春。

岁月催人,何论烟花易冷;去日苦多,莫言孤掌难鸣。青葱姣好,婉转如铃;红日艳耀,鲜活如心。峥嵘当年,忆年少轻狂;彷徨今朝,叹歌舞靡乱。登山嶙峋,只看人心坚毅;探水渊明,却盼光怪陆离。夕日欲颓,火烧天边半云;残月似倦,泉涓池底满苔。

去年今天,辞藻璀璨空谈;是日此时,脑海萦绕杂感。人行建功,可以一谈小业;心宽体胖,难道二忠大椽。顽劣愚童,终不愧养育恩情;犀利钢笔,书不平天下奇事。荒唐满纸,非有狂妄癔症;辛酸行泪,始发混...

学校外的工地筑起了战车,炮火轰掉了一整栋教学楼。教学楼下埋藏着古墓,坟堆里飞出蟑螂如潮。有时候梦境过得比现实真切,这也不是坏事。

1 2 3 4 5 6 7 8 9 10